诗歌

若叶如歌:

苏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冲过去救那个霸刀女侠。
柳霞亦不知道为什么会放下自己的陷阱去帮那个藏剑公子。
但他们都知道此别之后,再无相见之日。

“身亦非我
此路无终
愿来日苦多”

————

这个结局大概就是某些人想看到的吧,祝贺你们终于得偿所愿啦。

77777777777:

1
这年五月,暗张国大名突发急症,不出七天就病死在自己侧室的小田城内。因为走得突然,又没有确定的家主继承人选,所以各处的家臣纷纷赶往这边。

羽风薰靠在一棵古树下,朔间零站在他的旁边。两个人最开始没有说话,又是一会儿后,忽然零将手里一根挂着红果的果枝扔过去“赶路吧。”
“如果我们是第一个到达小田城的,你打算怎么样呢?”羽风薰咬了一口果子,稍微皱皱眉。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啊……”薰笑起来“所以才会问你。”
朔间零侧头看过来,似乎也知道会有这样一个答案,于是也跟着笑了笑,同样不做回答。

这时他们听到一个不耐烦得喊声“你们!倒是快一些!”而后大神晃牙几步跑了过来“哪怕抄近路,我们也比莲巳那些人远不少!混蛋!竟然在远征的时候……混蛋!”
羽风薰笑呵呵得先一步过去,将他咬了一口的红果塞到晃牙手里“送给你的。”
“你尝过的东西?我才不会要呢!开什么玩笑!”
“零摘的。”薰弯着嘴角“就在那边的树上。”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要……我……”大神说着,朔间零已经从他身边经过。
“混蛋!”大神晃牙张开嘴“我最讨厌这些玩意儿了。”这一口结结实实,酸得他几乎要吐出——他不知道该去找羽风还是朔间算这笔账。

路赶得很艰难,虽然朔间零表示无所谓,但大家心里明白,晚一步进城劣势会有多大。大神晃牙心里非常着急,即便不说,熟悉的人也知道假若他心里有十分的位置,八分都放在朔间零的身上,哪怕嘴上逞强一直叫嚣着要代替朔间,可实际上却会为这个人剖腹凿心。这样一个人,如果朔间不去理会,其实也就这样,大不了就是一个赤诚虎视的部下,偏偏朔间零偶尔还会去逗弄他,叫一声“小狗”,看着他上蹿下跳。但真的来靠近了,朔间又会躲开。

就像今天,晚上扎营后他们在围火旁喝酒,也不知是风大催得酒意上来,还是其他,隔着一层火苗,羽风薰都能察觉到大神晃牙望过来的眼神,他笑了笑想走开,却被朔间稍微拉了下衣角。
“我有些醉了,要回去了。”薰笑着不着痕迹得挡开对方
“我也有些醉了。”朔间零说着,可他忽然一顿,接着笑望向羽风“好吧,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边只留下了朔间零,大神晃牙皱着眉,放下酒壶,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因为对方好像是在等着自己,可等到他打定主意的瞬间,突然见朔间招了招手“乙狩,你吃饱了吗?”
旁边一处围火的乙狩阿多尼斯抬抬头,非常认真得回答“吃饱了。”
朔间笑着,示意他过来,自己伸手拿了剩下的一块儿烤兔肉“多吃点儿吧。”
“嗯……那好。”乙狩坐下,慢慢吃起这块儿兔肉,完全没有看到对面大神晃牙的神情。

此时,朔间有些懒散得靠住他,用一根长条木棍来回翻动着围火“你的胃口真是不错呢,而我只想喝点儿新鲜的汤汁。”
“所以大人您还是太虚弱了,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特别我们现在如此匆忙的赶路。”乙狩说着撕下一小块儿兔肉递过去“来,吃了这个吧。”
朔间零哈哈笑着,也没有接的意思,只是稍微坐直身体“你真有趣啊。”

大神晃牙就坐在那里,看着朔间将人带往那边休息的帐篷……他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酒壶砸向围火,本以为会灭的过年却腾然而起,映得人格外清醒…

一个比懒的故事(。)

77777777777:

片段2

 

仆人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过了一个晚上之后,凛月少爷更加针对零少爷,以前不过是言语中蔑视嘲讽,现在却升级为直接将手边的东西砸向朔间零了。

而朔间家的两个人自然也不会去解释其中的缘由,不想说,也说不清。直到后来一天凛月回到家发现零不在,随意问了句,才知道零留了言说最近去朋友家住几天。

这个人也有朋友吗?真是笑话。

但冷笑过后,凛月发觉自己手脚冰凉,甚至有些发麻。他回去卧室,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盘旋而上,最终将他击溃……仆人第二天上午才发现他们家的小少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的高烧……

 

羽风薰推开门,看到朔间零坐在窗户边用吸管搅着杯子里的冰块。

“你弟弟好像请了一周的病假,你不要回去看看吗?”薰走过去,用手捋了下零的前发,低头往这人额头上浅浅按了个吻。

朔间零仿佛听一个毫无关系的事情,平静又无谓“不用了。”

羽风薰笑了笑,仿佛习惯这样的朔间,外人眼中的零可能是散发着灼热光芒的王,但他眼中的朔间零就是一个阴沉且不懂感情的怪物。其实,假若他愿意,他有很多时间和精力来教给零最基本的爱。但羽风薰觉得没有必要,说到底他也没有多么喜欢朔间零,不如就这样,好好享受一下这个美丽的家伙,至于以后,总会有其他人来接手这个麻烦的问题。

这样想着,羽风薰的笑容更加温柔,他坐在零的旁边,用审视收藏品的眼神扫过去“饿了吗?”不等朔间零讲话,便吻了过去。

 

朔间零不反感羽风薰自娱自乐般的吻,但也没有喜欢,他就是觉得无所谓。一如之前和凛月的关系。而且相较而言,和薰发生什么,似乎更加合理。

 

薰带回来新的演出服,他说想看朔间穿上是什么样。

零就这样他面前脱去衣服,他身体没有什么缺憾,非要说就是腰肢太短,只能看见两条过于修长的腿,美好得过分。人落落大方,丝毫不介意展现裸体,轻轻捻出一个笑容“这里灯光太亮,照得我要昏迷了。真的不考虑放一个棺材吗?”

“你会长期借住的话,我可以考虑……”羽风薰拉住他的手腕,不再去关心那套新演出服……

 

朔间零皱了皱眉,他不是第一次和羽风薰发生关系,可也许是因为之前和凛月的那件事,他最近对xing爱完全提不起兴趣,不过也懒得浪费力气去拒绝。以往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去迎合一下对方,甚至于将薰压在自己身下发泄一通,反正羽风也不是个计较所谓攻受的人。现在却只想快些应付过去,由着他将他推在床上,继而被抬起双腿。

零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除去好看,没有任何有趣的地方。羽风薰也不去闹他,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不会强求其他。等本能的xing欲满足之后,他放开了朔间。自己趴去旁边摆弄床头一个玻璃相框。

 

几分钟后,他忽然感到后背一个重压,原来是朔间零爬了上来,并且去摸着他的下面。

薰松开那个摆件,笑着歪过头“怎么了?”

零咬住他的脖颈一侧“突然想重新尝一下血的味道了。”

羽风薰将脸埋进枕头,放松了有些汗水的身体“那你随意吧。”


笑容好棒!

第三朵侵入脑髓的花岗岩:

嗯要怎么圈人,草草要的鬼龙的笑颜噢天文课被用来画一只赤鬼wwww快速摸鱼、

原po不打tag我好气的!

77777777777:

片段1

 

朔间凛月不知道零是不是在看自己,事实上他连自己是否在吃饭都已经不知道了。

他们两兄弟不同桌用餐,偏偏今天新来的管家说饭厅修理,在这边布置了餐桌。

 

凛月食不知味,直到最后才漫不经心一般抬头望过去——对面的朔间零却是在专心的看一本书,叉子上的土豆切块儿被他来回转着,丝毫没有送入嘴中的意思——果然是这样,凛月丝毫不意外。

朔间零就是如此一个人,他喜欢跟着自己喊着我最可爱的弟弟,不要离开我,但其实呢?凛月不禁握了握拳头,故意扯动了下桌布。可惜朔间零还是只关注着眼前的书本,完全没有看过来,并且终于嚼了那块儿土豆。

 

“你没有要跟我说的话吗?”凛月站起身,用餐巾擦了擦嘴角。

零像是刚缓过神“啊……我可爱的弟弟,你怎么了,突然主动和我讲话,来,到我怀里来坐坐吗?”
虚假!凛月几乎要喊出声,但还是忍住,冷笑着看过去“我恨不得用叉子插碎你的眼球。”

零哈哈笑着,但仍旧没有合上他的书,伸出手故作拥抱的姿态“不要这样啊,到哥哥这里来,哥哥疼爱你好不好。”

“混蛋!”凛月突然很大声地吼道,让外面的仆人都有点儿受到惊吓,要知道小少爷是个连眼皮都懒得抬起的人啊,此刻竟然如此费力地去发怒,而其实朔间零也并没有真的做出太过分的动作。

 

凛月瞪着朔间零,怒不可遏地扔出去手中的餐盘。零稍微一偏身,躲了过去,而后拿起那本该死的书笑着“好啦好啦,我可能是哪里做错了,需要我道歉吗?还是我去厨房给你拿一块儿美味的蛋糕?”

凛月全身都在发抖,他有种感觉,自己对朔间零来说同收养站的弃猫弃狗没有太多不同。他是多么仇恨这个人,多么厌恶这个人,甚至于想将这个人咬碎,把每一块儿血肉都咽进自己的肚子,从此不会有人再在他的耳边说着那些不经心脏的恶心话语,而那个人也只能存活在自己的血液之中。

 

朔间零还是笑着,眉眼间竟然还多了点儿温柔的无可奈何,这让凛月几乎发疯,他不想被一视同仁!如此想着,凛月感觉自己大脑中的某条线像是被小刀一点点锉断,而后突然冷静下来,慢慢走过去,换上平日懒散的口气“你跟我来。”
“凛月要杀了我吗?”朔间零弯着眼睛,终于放下了那本该死的书,随着凛月走去三楼。

 

他们两个人都不允许外人擅自进入自己的卧室,特别是凛月,他说最恨别人打扰到他的休息,以前也曾经讲过如果朔间零胆敢踏入,他会用刀切碎对方的脑袋。

可这一次却是主动拉开了那扇相当于禁忌的大门。

 

果然,连零自己都迟疑了下,却是还没讲话就被凛月推了下后背。

人踉跄着往前几步,随后站住,转过身,保持着一贯的笑容,却看到凛月正松开自己上衣纽扣,那种危险的气息丝毫不该出自一个少年。

这次,零终于不笑了,他说“好了,不要闹了。”口气一如回到几年之前,那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凛月挑了下嘴角“终于无法伪装了吗?”说着开始脱去上衣,“怎么,看到弟弟赤裸的欲望被吓到了吗?”

此刻的朔间零是冰凉的,他完全没有理会凛月的挑衅,可却被一把按在肩膀上,凛月不是那种很强壮的体格,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完全压制住零,然后跨坐去这个人的身上,紧跟便是一个纠缠的亲吻。

待到结束后,凛月却发现朔间零没有任何神情的改变,不过是歪过头“不要闹了。”他的嘴角还有凛月留下的唾丝,竟然还说着不要闹了。

凛月抓住他的手,让他摸去自己下面的滚烫,发狠着压低声音“你真的以为我在闹吗?”

零抽回手“我已经不想伤害任何人,就这样。”

他说“如果你想,我也是无所谓。“

可恶!多么的可恶!

 

…………

 

凛月抬着零的腿,他知道自己随时可以进入这个男人的身体里,但这就是他想要的吗?朔间零还是朔间零,没有任何改变。

“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不想……”明明是一个羞耻的姿势,这个人竟然还说着如此的话语。这让凛月瞬间受到刺激,狠狠得将自己顶了进去,他几乎是要大喊“我为什么不想,你凭什么替我做决断!!”

这一刻他得到了朔间零,但也只有这一刻……

 

等到这场再也没有话语的xing事结束后,凛月趴在零的身上,他可以闻到那种作呕的靡费气味,但也可以听到自己兄长真实的心跳——一下,两下,三下……

故意将jing液留在对方的小腹上,现在那种冰凉顺着自己的肌肤传来,冷彻骨髓。

 

零抬起手,仿佛要摸一摸凛月的头发,可只停顿一下,仅仅擦去刚刚顺着嘴角淌出的口水,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缓慢地闭上眼睛。

凛月好像在哭,但是他不想去确认……

 

 


不能更萌>_<

科科笑:

數年後剛接任興欣隊長的小喬&已經有豐富隊長經驗的小邱非


內容沒有很CP但畫時心裡是歪的(←)還是tag個邱喬

這兩人是未來式!

【韩叶】懒棕仙 01

假装蒹葭:

01.


“喂。”

韩文清皱了皱眉,左右张望着,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喂,这里!”

他很确定这不是幻听,但韩文清依然没能找到声音的主人,只得开口问道:“你是谁?”

“长得高就是麻烦啊……”那个声音抱怨着,“算了,你别动,我爬上来。”

爬上来?

韩文清眉头一跳。

他一下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低头看着桌脚。一只巴掌大的人形生物正费力地沿着桌脚向上攀爬。好不容易爬到了桌面,他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一边喘一边问:“这下,能看到了吧?”

……看到了,但是宁愿看不到。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个人型生物。他的头上顶着的小帽子已经因为攀爬而歪到了一边,露出底下黑色的短发;身上穿着略显破旧的棕色小衣裳和小短裤,脚上是一双磨损得很厉害的小靴子。也许是因为攀爬的运动量太大,见韩文清已经注意到他,他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一边努力缓过气来,一边用手背擦着额头上的汗。

除了身形大小以外,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但是大小……就是一个大问题。

韩文清决定单刀直入。他问:“你是什么?”

对方用一种奇妙的眼光看着他,让韩文清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问了什么蠢问题一样。然后他才慢吞吞地开口,说:“我是棕仙,你可以叫我叶修。”

“我是韩文清。”韩文清顿了顿,然后问,“棕仙是什么?”

叶修盘着腿坐着,把歪掉的小帽子从头上摘下来给自己扇风,嘀咕着:“愚蠢的人类……会帮人做家务的善良小精灵,有听说过吗?”

好像确实有。韩文清想起了幼时祖母给自己讲述过的床头故事——里头确实有过这么一群乐于助人的小精灵,会在半夜悄悄出现帮忙干活。若是人类给予他们报酬,就会永远消失;而要是受到侮辱或伤害,就会通过各种手段进行报复。

但那几乎是存在在童话里的生物。现在的大陆上,大多非人类智慧生物都已经不再出现于人前,甚至有人猜测他们大多数都已经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了——诸如棕仙、小矮妖这类脆弱得没有什么攻击性的小精灵更是如此。

而现在,他面前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只棕仙。

虽然外表相貌似乎与他记忆中童话里的描述不太相符,但是大小倒是挺像。韩文清看着自己桌上的那只巴掌大的小精灵,镇定地回答:“有听说过。”

叶修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似乎认为韩文清会知道棕仙这种生物这件事非常不可思议。

韩文清忽视了这点,问:“你……找我?”

“是啊。”小精灵回答,“我已经在你家待了几天了,你难道没发现你的桌子变干净整洁了不少吗?”

……没发现。

但考虑到对方的种族特性,韩文清忍着没对自己家的非法住户作出伤人的评价,以免对方认为他是在侮辱他。他想了想,问道:“既然你已经在我家已经待了几天,大可这样待下去。找我有什么事情?”

叶修长叹一口气,整个人颓了下来:“烟啊……”

“什么?”

“我的卷烟已经全部抽完了。”叶修神情阴郁,嘟囔道,“再不抽我就要死去了。如果你愿意帮我买卷烟的话,我愿意与你签订一年的契约,帮你打扫房子。”

不抽烟就会死?韩文清对此报以怀疑的态度。虽然他并不需要一只帮他打扫房子的棕仙,不过随手搭救珍稀的小精灵也未尝不可——反正烟草也并非他负担不起的物品。于是韩文清便开口道:“我可以明天帮你去买烟草。不过不需要契约了,你想住在这里也无所谓,我是霸图佣兵团的团长,一年中待在家里的时间也并不长。”

叶修从善如流地答应:“好的,你真是个好人。”

韩文清不可置否地点点头,正想要求对方回到他该待的地方去,就听见小精灵慢吞吞地开口:“那么,好人先生,能再帮我一个忙吗?要我说,你家的衣橱可真暗,通风也不怎么好。”

“你住在我的衣橱里?”

“不用担心,我只在衣橱里睡了一晚——前几天是睡在地毯上的。友情建议,你家的地毯也该洗洗了。”叶修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眼神不住地往韩文清的床上飘。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很明显了。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韩文清坐回了椅子上,注视着脸上没有出现一丝愧色的珍稀生物,板着脸问,“你想霸占我的床?”

“如果你真的如此慷慨,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叶修没有因为他的脸色而心生畏惧,而是无比自然地回答,“不过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多余的枕头而已。”

韩文清觉得,自己可能惹上了一只非常麻烦的生物。

但是最终,他的床上还是摆上了两个枕头。

叶修不知道从哪儿搞出来了一把伞,撑着伞直接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在微风的帮助下往床的方向飘去,并顺利地落在了枕头上。虽然韩文清是个拳法家,但还是感觉到了魔力的波动。他心下了然,知道叶修大概是使了风系的什么魔法。

小精灵左拍拍右拍拍,露出满意的神情。他利索地脱掉了靴子,把帽子和靴子放到一边——韩文清注意到,那把奇怪的伞又不见了——在枕头上寻了个合适的位置躺下。韩文清看着他的动作,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他想了想,又去抽屉里翻了翻,找出来一条干净的枕巾,扔到了叶修的身上。

“谢了。”叶修的声音从枕巾下传来,显得有点含糊不清。他手脚并用地把枕巾底下爬出来,卷巴卷巴了两下,裹成一团,露出了有点享受的表情,“晚安。”

“……晚安。”

随手熄掉了灯,韩文清躺到了床上。听着旁边传来的轻轻的呼吸声,感觉灵敏的拳法家皱了皱眉。然后他开始担心自己熟睡之时会把看起来非常脆弱的小精灵压死了。

但他又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失算了——明明只要给个枕头就够了,他为什么要把枕头放自己床上?韩文清侧过身,看着黑暗中那一个小团的轮廓,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让叶修睡在哪儿了。

既然都躺下了,就算了吧。他想。明天再说也不迟。

 

-TBC-


_(:з」∠)_写着玩儿的……我想大概不会很长……

先在lo这边发啦,要是真的决定写下去再存存稿,到十区开坑2333

注:棕仙(Brownie)是苏格兰传说中善良的小精灵,不喜欢恶作剧,希望与人和谐相处,对它们好就会帮忙做家务,但给予报酬就会消失。受到侮辱或者伤害会进行报复。